妈网大课堂

跟大叔谈恋爱是什么感觉?

发布日期:2022-06-03 13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初见,她三岁,他十五岁,她不小心尿在他床上,他打了她屁屁;再见,她八岁,他二十岁,他成了她的监护人,他说:“我比你爸小,以后你叫我小叔!”十八岁成人礼礼上,她向学长表白,他大怒:“我养你那么大,不是给别人吃的!"聚会上,众人看着他挽着的娇妻,问道:“冥少,嫂夫人好像没成年吧?”穆冥夜淡然回应:“18,可以睡了….”“小叔,你怎么来学校了?”楼妙妙嘀咕了一声,说道。“我不来学校,怎么会知道你都想要谈恋爱了,还倒追?”男人冷哼一声,让楼妙妙顿时没了胆量。眼前这个男人,是她的监护人穆冥夜,M集团的总裁,她的爹地和他是朋友,父母出了车祸,临终前将她托付给了穆冥夜,这十年来,她几乎都是对着这个冷冰冰的男人过日子。好不容易等到她想要谈恋爱了,想不到,他竟然如鬼魅般出现。还坏她的桃花。挑起眉头,楼妙妙对着穆冥夜说道:“小叔,我还有半年就满十八周岁了,法律上我是可以谈恋爱的,再说,我马上就升高三了,我这不是早恋!”“八个月零三天!”穆冥夜纠正道:“十八周岁都没有就想谈恋爱?”“我又不是你,你自己不谈恋爱就算了,干嘛还得阻止我谈恋爱啊!”楼妙妙一脸怨气地看着穆冥夜,“小叔,我爹地妈咪以前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管过我!”“嗯!”穆冥夜轻哼一声,“他们死的时候,你才八岁,我记得你那时候每天晚上都是要缠着我睡觉的。”十八岁的少女本就是情窦初开,听到穆冥夜的话,小脸烧红了起来,“我那时候还小,小时候的事情不能算数的!”“对啊,你还是说长大了以后要嫁给我的。”穆冥夜说得风轻云淡,楼妙妙跳起来就捂住了他的唇,“别说了!”“你们,在干什么?”突然,从楼妙妙的身后,传来了一道温润的声音,让她身子顿时一僵。是学长!楼妙妙觉得,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是表白被家长抓包,抱着小叔被学长误会。僵直的身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她跳在地上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跳起来夹住了小叔的腰。转过身去,欲哭无泪,“学长,你听我解释!”“学妹,明天就要放假了,虽然学校里没有严禁学生不能谈恋爱,可这里毕竟是学校,应该注意点。”“不是的学长,我没有谈恋爱……”“学妹,这里是男厕所。”指着男厕所的标志,秦浩对着楼妙妙微微一笑,修长的身子在太阳的折射下,越发的挺拔了。楼妙妙还想解释,却被穆冥夜一把拉走。转过头去看着秦浩,楼妙妙哇哇地看着穆冥夜,“穆冥夜你放开我,我要去和学长解释清楚。”穆冥夜松开她,转过身来,“解释什么?解释你和我的关系,还是解释你为什么在男厕所门口?”“……”楼妙妙看着他,半响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“楼妙妙,我不是让你来这里谈恋爱的,你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。”“我没有忘记,我知道我以后毕业了是要接管家里的企业,可我找个男朋友,以后毕业了结婚和他一起管理公司也可以啊!”楼妙妙说得义正言辞,完全没有注意到穆冥夜那张俊脸黑的,都可以滴出水来。瞧着穆冥夜不吭声,楼妙妙低下头去,搅着手指。半响,才听见穆冥夜出了声,“你那么想结婚?”脸颊一红,楼妙妙难得露出一抹女孩的娇羞,“学长很优秀啊,是我们学校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又帅又温柔,能够和学长在一起,当然很幸福了。”“想都不要想!”突然,穆冥夜开了口,直接将她从学校里拉回了家里。砰……巨大的关门声让别墅里的佣人们身子一颤。看着站在门口吃着闭门羹的楼妙妙,又是一阵的明了。小姐又惹先生生气了。“冷面怪叔叔,我又没有做些什么,干嘛对我那么凶啊!”楼妙妙站在房间门口,小声地说道。“你说什么?”门突然被打开,穆冥夜沉着一张脸,对着楼妙妙问道。“没什么,小叔我饿了,我可以去吃饭吗?”穆冥夜看了她一眼,“我看你最近伙食挺好的,都胖了,饿一餐没所谓!”话落音,楼妙妙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,“呜呜……小叔最坏了,我天天读书都不给我吃饭,我最讨厌小叔了,呜呜……”脸色铁青的穆冥夜看着楼妙妙,咬牙切齿地喊道:“楼妙妙,你给我住嘴!”“哇……冷面怪叔叔好凶,管家伯伯你快来救妙妙,怪叔叔要打妙妙了!”管家闻声而来,“先生,小姐还小,您别吓着她。”“下去!”穆冥夜看都没看管家,厉声说道。“哇……”楼妙妙一听,哭得更大声了。“还哭!”穆冥夜一把抓过楼妙妙,直接回房间。关门以后,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,裙子一掀,在她的PP上打下去。啪的一声,还未等外面的人反应过来,就听到里面的楼妙妙喊了一句,“啊,好疼!”所有人杵在外面,你看我我看你,不敢吭声。管家看着自家小姐被欺负,可也不敢吭声啊,这些年先生对小姐算是很纵容的,可怎么说小姐都已经十八了,先生这样做,是不是不妥?“穆冥夜,你敢打我?”楼妙妙喊着,看着穆冥夜,咬牙切齿。“打你,怎么了?”穆冥夜直起身来,冰冷的眼神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打着转转,“以后再敢这样,就不是打你那么简单了。”“你,你想干嘛?”捂着pp,楼妙妙下意识地问道。见她那一脸警惕的模样,穆冥夜抿着薄唇,回答道:“你觉得我会怎么样?”“我告诉你,你别乱来,我可是未成年人!”“你还知道自己未成年啊,我告诉你,你下次再敢乱来,信不信我……”“你你你,你干什么?”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楼妙妙提起裙子跑了下来,鞋也不穿的在了穆冥夜的面前。穆冥夜直接将她提起来,放在了自己的面前。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,越发地黯沉了,有种风雨欲来的即视感。虽然楼妙妙很少和穆冥夜沟通,可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监护人,她现在还没有满十八周岁,她还得在他的魔爪下继续生存。大大的眼睛一眨,楼妙妙突然抱住穆冥夜的手臂,撒着娇,“小叔,我刚刚是不懂事才说的那些话,你不要生我的气了,好不好嘛!”“楼妙妙,十八年了你每次做错事情,就只会这招?”“小叔……”“……”穆冥夜抿着唇,一句话不说。“好嘛,我是真的知道错了,不然的话,你打我一下?”说着,楼妙妙凑过去,在穆冥夜的面前。穆冥夜眯着眼睛,看着她,少许,才回道:“这招,现在对我已经不管用了。”轻咬着唇,楼妙妙的心里很是郁闷。现在撒娇都不管用了?踮起脚尖抬起头来,楼妙妙闭着眼睛在穆冥夜的薄唇上,印了上去。如同一汪清潭般平静无奇的双眸,顿时一聚。“小叔,别生气了!”楼妙妙离开穆冥夜的唇,摇晃着他的手臂,再次地说道。“出去吧!”“那,你还生气吗?”楼妙妙看着他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“我还有工作要做,如果你不想跪键盘的话,就出去吧。”“我马上就走!”就像是一阵风般,楼妙妙马上就出了房间。里面的穆冥夜,摸着还残留着的余温,久久没有反应过来。见楼妙妙笑眯眯的出来,管家马上上前,“小姐,您怎么出来了?先生没生气吧?”“一开始肯定是生气的,不过后来不生气了。”“先生是很关心小姐的,这些年为公司为小姐,先生付出了很多,小姐别老是气先生。”管家看着一脸笑意的楼妙妙,念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话。楼妙妙摆摆手,霸气回应:“没关系,我想到了对付他的新方法。”“是什么?”管家不解。“亲他啊!”管家闻言,顿觉五雷轰顶。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楼妙妙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。“小姐,小姐怎么可以亲先生呢!”管家喃喃自语,然后又跑到了楼妙妙的房间里。“小姐,先生是你的小叔,也是你的监护人,你不可以这样,先生会生气的!”“可他刚刚也没有生气啊,而且我找到了好方法,为什么要想那么多?”只是嘴巴印嘴巴,以前她睡觉的时候也会和粑粑麻麻印嘴巴啊!管家看着她,急的直跺脚。可他一把年纪了,该怎么和小姐解释这些男女之事呢?看来,还是得和先生好好的沟通下啊!叩叩叩……“进来!”穆冥夜喊了一声,管家马上就推开门,进了去。“先生。”“管家,有什么事情吗?”穆冥夜手中的文件并没有放下,而是抬起头来,问道。“今天小姐惹先生生气了,是小姐的错,可小姐现在还没有满十八,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是很了解,所以……”管家欲言又止,穆冥夜也知道,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。将手中的文件放下,穆冥夜十指交叉在了一起,看着管家,回道:“我知道管家的意思,可妙妙今天在学校里给别的男生表白,她是楼大哥的女儿,我自然是不会对她有什么,可若是她不好好学习,到时候我要离开,楼家的产业,谁来帮她打理?”“先生说的是,小姐的事情,还得先生多多费心。”“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,你放心吧,等妙妙有能力管理公司的时候,我自然会离开。”“先生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管家连忙摆摆手,“我的意思是,小姐刚刚不小心亲了先生,是因为小姐年纪小不懂事,而且这些年老爷夫人的去世对小姐的打击大,虽然表面上小姐不说,可怎么说小姐也是我一直带大的,我了解她,她不是坏孩子。”“管家放心吧,我不会往心里去的!”穆冥夜淡淡的开口,手中的文件再次的拿起。见状,管家也只能无奈的先离开了。看来,先生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啊!等到管家离开,穆冥夜这才勾了勾唇,他养了十年的小丫头,他会让人家碰?……“小叔……”晚饭过后,穆冥夜的房间门,突然被打开。见外面没有人,楼妙妙马上就往里面走,“小叔,我……”话未说完,楼妙妙的眼睛就直了。哇撒……小叔的身材好好啊,虽然一直以来她都很讨厌这个小叔,可不得不承认,他的身材比起那些电脑里的明星名模,还好!那腰间滴落的水珠,顺着人鱼线一直滚落下去。好想把那浴巾给扯了啊!“楼妙妙!”穆冥夜见楼妙妙对着自己的身材在那发呆,顿时脸色都黑了一大半。她有那么想男人吗?“小……小叔!”楼妙妙收回思绪,结结巴巴的喊道。“看的还满意吗?”“挺不错的,要是那条该死的浴巾没有就好了!”楼妙妙说完,顿时就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气息。“楼妙妙,你知道害臊两个字,怎么写吗?”“知道啊,我老师教过我!”楼妙妙后知后觉的说完,又看了穆冥夜一眼,很快的就低下头去。小叔生气,后果好严重啊!对着手指头,还未等她想好说辞,穆冥夜便说道:“抄写我错了一百遍!”“小叔我……”“两百遍!”“好吧!”楼妙妙说完,然后低下头去,嘴里却嘀咕道:“谁让你引诱我的,又不是我故意看的,那么小气,穿的那么少不就是想给人家看的嘛!”“……”穆冥夜无语,走上前直接将她的手扣住,“楼妙妙,我再重复一遍,我的房间不是你可以随便进来的,你已经十八了,要对自己说的话做的事情负责任。”楼妙妙抬起头,很是委屈的回答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明天是爸妈的忌日,我想去给他们上香,坏蛋怪叔叔你最坏了!”说完,楼妙妙哭着就跑了出去。留下穆冥夜在那,久久的都没有反应过来。他确实是忘记了,明天就是七月十六号,楼妙妙父母的忌日。“妙妙!”穆冥夜穿好衣服,来到了楼妙妙的房间里。看着躲在被窝里哭的委屈的她,不由的叹了一口气,“对不起,是小叔错了,我没有想到明天就是你父母的忌日。”“坏蛋怪叔叔,你是不是早就讨厌我了,早就想要让我满了十八周岁,然后让你离开?”楼妙妙哭红了鼻子,对着穆冥夜开口道。“当然没有,我没有这个意思!”见着楼妙妙的眼泪就像是雨滴一样的落下,穆冥夜的心,顿时慌了。给她擦着眼泪,却越擦越多。抽了抽,楼妙妙继续说道:“管家伯伯和我说了,你这些年不结婚都是因为要带着我,我知道我是个拖油瓶,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早就结婚生子了,可我也不想的,我也想早点长大我也想早点接管公司,可我就是那么小,我不是天才,我没有别人那么聪明,那些数学题就算是我怎么努力我也不能一遍就学会,我就是那么笨,我有什么办法?”楼妙妙说着,哭声更大了!“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向你的学长告白?”“因为学长很优秀啊,他们说我要是结了婚,我以后的老公就会帮我管理公司,我就不需要那么努力的学习了,我只是想结婚而已!”“楼妙妙,别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,万一别的人是冲着你的钱来的,那你岂不是把你父母辛辛苦苦给你的产业给别人了?”听着这话,楼妙妙更加委屈了,“可我没有想那么多嘛!”她以为每一个人都会像是小叔一样的,那么无私地奉献。而且管家伯伯也说了,她迟早有天是要嫁人的,早嫁晚嫁都是嫁,找个自己喜欢的,多好啊!“那你,喜欢秦浩?”“喜欢啊,秦浩学长长得那么帅,学习又好,我们学校的女生都喜欢他。”说完,楼妙妙的眼泪就止住了,看着穆冥夜,眼睛里散发着一股着迷的气息。“楼妙妙,是不是但凡长的帅点的,你都喜欢啊?”“当然不是啊!”楼妙妙看着穆冥夜,义正辞严的回答道:“除了帅以外,当然还要聪明啊,这样以后生出来的孩子才会是又可爱又聪明的啊!”瞧她!多聪明啊,那么机智的回答,也只有她楼妙妙才想的出来了。“你……真是无药可救了。”“那又怎么样,如果这辈子可以有帅哥,就算是病入膏肓也可以啊!”虽然她是花痴了点,可现在的女孩子,哪个不喜欢又高又帅的帅哥啊!想到这里,楼妙妙喊住了转身准备离开的穆冥夜,“小叔,你明天会陪我去扫墓的,对吧?”穆冥夜嗯的轻哼一声,大步的离开。看着他的背影,楼妙妙瘪了瘪嘴。有什么了不起的啊,等她长大了,不需要受他约束的时候,她还可以再嚣张点。回到房间里,穆冥夜站在落地窗前,眺望窗外漆黑一片,思绪,也不断的在脑海里跳转。十年了……“叩叩叩……”“进来!”穆冥夜转过身去,看着进来的管家,“那么晚了,管家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见先生晚上的时候没有吃什么,想必是胃口不好,我让人找了这个,先生喝点吧!”一杯粘稠的红色液体在红酒杯里,倒映出一道殷红的印记在白色的餐巾上。只见穆冥夜转过身去端起红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,这才看着管家,轻声道:“有心了,管家!”拿过餐巾给穆冥夜,等他优雅的擦完唇角以后,这才回道:“先生这些年为楼家做了不少,有些事情先生不说我也不想追问,但希望先生不要不管小姐,她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先生这样一个亲人了。”“管家的话我都明白,这些日子以来妙妙对我的怨念也挺大的,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护她,我以后,会注意的。”“先生不必介怀,小姐嘴上这样说着,其实心里对先生还是很尊重的。”“嗯!”穆冥夜轻哼一声,“时间不早了,管家回去休息吧!”“先生晚安!”管家将杯子端了出去,房间里,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夜如墨,月凉如水,繁星点点的挂在天上,明天,又会是一个好的天气。……第二天一早,楼妙妙就醒过来了。穿着她最爱的公主裙,然后在镜子前转了一圈,这才急匆匆的跑到了穆冥夜的房间里,蹬蹬蹬的进了去。“小叔,起床了小叔!”楼妙妙一把抓着还在睡觉穆冥夜的手,几乎是连拖带拽。“楼妙妙,这才几点?”“嗯,已经六点了啊!”小声的应着,楼妙妙看着穆冥夜,轻声道:“不是小叔说,要早点去的吗?”“那么早鲜花店还没有开门,七点半再去!”穆冥夜说完,却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。楼妙妙一听,顿时就着急了。都那么大的人了,怎么还赖起床来了?想着,楼妙妙松开穆冥夜的手来,一把就掀开了他的被子,小脸,顿时愣住了。黑色的被子下,穆冥夜未着寸缕,尤其是某处高高的耸起,尤为刺耳。“啊……”楼妙妙马上就捂住眼,尖叫出声。等到管家和佣人纷纷进房间的时候,穆冥夜已经穿好浴袍,站在了床前。穆冥夜薄唇微勾,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,看着楼妙妙。“小姐,怎么了?”管家拉着楼妙妙的手,紧张的问道。“啊?”楼妙妙反应过来,看着穆冥夜那已经穿好浴袍坐在沙发上的惬意模样,顿时就愣住了。就这样,没了?她刚刚的时候叫什么叫啊,偷偷的看下,不也是挺好的吗?楼妙妙,你真的是笨死了!拍着自己的头,楼妙妙回答道:“那个,我刚刚以为是一只老鼠,我眼花了,没事!”“时间不早了,小姐可以洗漱下用早餐了。”“我知道了,管家!”“那我们就先下去了!”被楼妙妙一天到晚一惊一乍的,管家觉得幸好自己是没有心脏病,要不然的话,迟早有一天会心脏病发。等到管家一离开,楼妙妙看着穆冥夜,问道:“小叔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为什么不穿衣服啊!”“这是我的房间,我为什么要穿衣服?”穆冥夜看着她,反问道。“可……可你知道我会找你的啊!”“我的门明明就锁上了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穆冥夜翘着腿,对着她问道。“我……我有你房间的钥匙啊!”吞吞吐吐的楼妙妙小声的回答道。“你拿我房间的钥匙,该不会是想半夜的时间进我房间吧?”“我哪里有,我只是觉得方便而已,再说了,你都那么大年纪了,万一在房间里出点什么事情,我这不也是好心吗?”楼妙妙说完,心里更加的心虚了起来。早知道,她就不进来了。小叔不发火的时候,比发火的时候还恐怖。穆冥夜看着她,一脸的不相信,“我看你是故意的拿我的钥匙,想哪天等我走了以后,在我的房间里放些蛇鼠之类的,吓唬我吧?”毕竟,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。“嘿嘿……小叔,我那是小时候干的事情了,我那时候不是不懂事嘛,我现在不会了。”“楼妙妙,以后不准随便进出我的房间,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你又不是我有血缘关系的人,小心我把你吃了!”眼眸微暗,穆冥夜对着楼妙妙说道。“吃我?”楼妙妙的脖子一缩,“小叔,你还吃人的啊?”怎么说的就像是以前电视里演的怪物一样啊?想想,楼妙妙马上就倒退了两步,小脸刷白,“我以后不会乱进小叔的房间了。”“嗯,出去吧!”穆冥夜说着,楼妙妙突然走在他的面前,小声的问道:“小叔,你的尾巴,为什么翘的那么高啊?”“……”唇角抽搐的厉害,穆冥夜一把将她拉在沙发上,反手禁锢着她,咬牙切齿,“楼妙妙,你的脑子里都装些什么,啊?”楼妙妙摸了摸鼻尖,小声的回答道:“和我在书上看的有点不一样!”“有什么不一样的,嗯?”“你的好像比较大点,而且,好丑!”楼妙妙说完,马上就捂住了唇。天啊!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啊?他可是她的小叔啊!穆冥夜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,连带着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该死,肯定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喝血的原因,昨天晚上喝了一杯,就感觉浑身燥热。好不容易一晚上的时间压制了,现在又被楼妙妙给挑起了。“小叔,你的脸很红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?”楼妙妙伸出手来,摸着穆冥夜的脸颊,滚烫滚烫的。“小叔,你是不是生病了?我去叫医生。”楼妙妙说完,就想从沙发上跳下去,才发现,自己整个人都被穆冥夜给禁锢在了沙发上。“小叔,你先放开我,我去给你把医生叫过来!”话落音,穆冥夜突然低下头去,吻住了她。脑子里,突然一片的混乱,一道道的思绪就像是火石闪电般飞速而过。一道强烈的欲/望在脑子里不停的叫嚣着,要她,要她……嘶……穆冥夜突然咬在了自己的舌尖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楼妙妙瞬间的清醒过来。看着穆冥夜,半响,才反应过来,“小叔你……”“砰……”穆冥夜马上就进了浴室里,随即就在浴室里传来一道哗啦啦的水声。“小叔,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?”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楼妙妙的脑海里燃起,她摇摇头,晃了晃,“怎么可能,小叔可是我的长辈啊,他怎么可能喜欢上我这个小丫头?”虽然她小的时候确实是很喜欢小叔,可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。管家说了,小叔是她的长辈,她不可以那么没礼貌的。可是,小叔长得好帅,身材好好啊!以后谁嫁给小叔,真是太幸福了!“小姐,该用早餐了!”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楼妙妙的身边,对着她开口道。“哦,好!”楼妙妙应了一声,看着浴室一眼,半响,才出了去。“小姐,先生已经是成人了,有自己的隐私,小姐是女孩子,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进入先生的房间里。”跟在楼妙妙的身后,管家语重心长的开口道。被念叨的楼妙妙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样,“我知道了管家伯伯,我一定会记住你的教诲,我下次不会了。”瞧着楼妙妙那模样,管家无奈的摇摇头。小姐终究是年纪小了点,就算是和她说了,也未必懂得了。幸好先生是个正人君子,要不然小姐肯定会被欺负的。“小叔,早啊!”看着穆冥夜穿着一身休闲衣下楼,楼妙妙喊了一声,继续吃饭。“听学校的老师说,你们八月一号就要开学?”“嗯,说是高三了,要提前一个月上学,全部的学校都一样。”楼妙妙说完,抬起头来,“小叔,我高三的时候,可不可以住校啊?”“为什么?”穆冥夜没有答应,而是淡淡的问道。这样就不用看到你了啊!心里嘀咕着,楼妙妙嘴上却说的好听,“那样的话,我就可以学会独立生活啊!”“是不想见到我了吧?”“对啊!”楼妙妙快速的应了一声,随即眨了眨无辜的眼睛,“小叔,我……”她为什么回答的那么快啊?穆冥夜手中切牛排的动作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停顿,将一块三分熟的牛排吃下后,这才开了口,“等你满了十八周岁,再来和我谈这些。”十八周岁,又是该死的十八周岁。她要是满了十八周岁她能在这里和他说这些废话吗?楼妙妙很是委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管家,希望他为自己在穆冥夜的面前说话。“小姐,先生也是为了你好,外面的地方人口混杂,小姐是楼家唯一的继承人,现在外面盯着想要害小姐的人太多,小姐别任性,听先生的。”“管家伯伯!”“吃完了,就去扫墓吧!”穆冥夜拿起手边的餐巾,擦了擦唇角,这才看着管家,“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“是的先生,都放在您的后备箱了。”点了点头,穆冥夜站起身来,高大的身躯在楼妙妙的身边,显得异常的挺拔。低着头的楼妙妙看着他,不免的在心里暗自的腹谤着。可这些话,却一字不差的落入了穆冥夜的耳边。唇角的笑意,越发的深了起来。小东西,这么迫不及待的,就想逃离他的视线了,看来,是真的要长大了。车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郊区的一处公墓前,楼妙妙手里捧着一束花,穆冥夜的手里也捧着一束花,在一处墓前停下来。“爸妈,我来看你们了!”楼妙妙将花放在了墓前,手轻轻的触摸着那冰凉的墓碑。“楼大哥,嫂子,我带妙妙来看你们了。”“爸妈,我最近有乖乖的听话读书,我没有惹事,也没有惹小叔生气,你们,能不能给我托梦?让我看看你们?”说完,楼妙妙的声音就哽咽了。穆冥夜的心,微微的颤动了下。视线突然转向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,那树下,有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男人,正在看着他们。“妙妙,我先去附近解手,你在这里等小叔!”“好!”楼妙妙应了一声,也没有理会穆冥夜,坐在坟前继续的和父母说话。身形一闪,两道就像是魅影一般的身影在森林里不停的穿梭,这才停了下来。戴着斗篷的男人用黑布遮住了脸,声音很是嘶哑,“这些年,谢谢你帮忙照顾妙妙!”“真的不打算现在告诉她实情?”穆冥夜看着他那浑浊的双眸,问道。“不是还有八个月的时间嘛,让她好好的过完那些时间,我怕她承受不住,那么大的打击。”“好。”穆冥夜什么也没有问,便一口应承下来。“我前段时间去了英格林,看到了她!”沉默了会,穆冥夜回答道:“她怎么样了?”“还是老样子,一直都以为你死了,很自责。”“我知道,别把我在帝都的事情,告诉她,我不想任何人来打扰我现在的生活!”男人应了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少许,才对着穆冥夜问道:“你,是不是喜欢上妙妙了?”“是的话,你会不同意吗?”穆冥夜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。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视线落在了那边楼妙妙的身上,声音悠长而绵愁,“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,只是这以后的路,怕是越加的难走。”“只要您不反对就好!”男人看着穆冥夜,问道:“如果我反对你可以不喜欢妙妙,你会放弃吗?”“当然不会,当初我答应过你的我都做到了,但是你答应我的,我想我也应该做到。”沉默着,男人回道:“好好的对妙妙,她是我今生唯一的牵挂!”“这个你可以放心,我从她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守护她,她是我今生唯一的妻子,我当然会好好地保护她。”“希望预言,不会是真的!”意味深长的看了穆冥夜一眼,男人的身影突然一晃,只看到几抹残留的身影,男人就这样消失在了穆冥夜的面前。……“小叔你去哪里了,那么长时间才回来?”楼妙妙和父母说完话,都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。看着从那边过来的穆冥夜,马上跑上前去,对着他问道。“走远了点,你怎么那么快就说完了?”“嗯,因为我长大了,不能总是报忧不报喜啊!”“报喜,报的什么喜?”穆冥夜看着楼妙妙,不解的问道。“我和爸妈说了,我高三一定会好好地学习,争取不再做全班倒数第一了。”穆冥夜看着她,倒也没有多诧异。反正他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,所有人都很诧异的看着他这个做家长的,为什么会教出那么笨的孩子?要不是因为楼妙妙的成绩差,穆冥夜也不需要直接投入股份,一跃成为帝都贵族学校的最大股东了。“回去吧!”“嗯!”楼妙妙应了一声,在墓前恭敬的鞠着躬,“爸妈,我要回去了,我下次再来看你们!”“妙妙,这半个月,你打算去哪里?”“在家好好的复习功课呗!”楼妙妙想也不想,就回答道。“待会我要去公司里,你要去吗?”听到穆冥夜的话,楼妙妙顿时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待会自己打车回去,我不要去公司!”她每次去公司里的时候,就像是个傻子一样的在那呆着,就看着穆冥夜在忙活,自己却什么也不会。“都已经那么大了,也该去公司里看看了,这段时间我会带你熟悉下公司的环境,顺便把你介绍出去,等到你十八周岁成人礼上,也就可以把公司交还给你了。”闻言,楼妙妙紧张了,“小叔,你该不会等我十八周岁一到,就要离开了吧?”“应该是吧?”穆冥夜迟疑的说着,楼妙妙马上就抱着他的手,“小叔,你看我那么傻,我肯定管理不了公司的,你就多帮我几年吧!”“可我,还得结婚!”穆冥夜视线落在前方,淡淡的开口。“没关系的,小叔你要是娶不到老婆,我嫁给你就好了!”“可我,是你的小叔!”穆冥夜说完,眼角闪过一丝精光。“小叔怎么了?”楼妙妙看着穆冥夜,努努嘴的回答道:“你又不是我亲小叔,再说了,你也大不了我多少岁啊!”不过是十二岁而已,又不是二十岁。再说了,即使是二十岁,只要她楼妙妙喜欢,那又怎样?穆冥夜坐直身子,将车子停靠在了马路边,一本正经的回答道:“难道你不担心别人在你的背后说你的坏话?”“小叔以前的时候不是经常说,别人的话根本不需要理会,只要自己过的开心就好嘛?”怎么突然就问出这样的话来?“话是这样说没错,可很多的人都以为我是你的小叔啊!”穆冥夜继续循循诱导。“那我下次的时候会解释清楚的,小叔只是我的监护人,和我没有血缘关系。”“就这样?”“不这样那还能怎么样,总不能说是我要嫁给你的吧?”这样会不会太丢人了?可要是小叔不给她打理公司的话,那她一个人怎么打理公司啊?“小叔……”楼妙妙拉着穆冥夜的手,晃着,“小叔你别生气嘛,大不了到时候我说,我说……”楼妙妙支支吾吾的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穆冥夜眸光微聚,看着楼妙妙,默不作声。他倒是想要看看,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。“大不了,我就说是我喜欢小叔的,这样小叔就不会为难了。”“可要是他们说,我是为了公司才会娶你呢?”“那又怎么样,本来公司这些年一直都是小叔打理的,要是没有小叔公司早就倒闭了,哪里还能扩展到现在那么风光啊!”这些话,倒是楼妙妙的心里话。她虽然不懂事,可她的心里,比谁都清楚这些年穆冥夜对公司的付出。那么大的一家公司,要不是有小叔那么任劳任怨的帮忙,早就被那些自以为是的亲戚给抢了。“你可以这样想,小叔很高兴!”不由自主的,穆冥夜的手轻轻的抚在楼妙妙的脸颊上,开口道。“小叔你开心就好,那你不会走了吧?”“当然不会!”好不容易让她自己亲口把这话说出来,他怎么可能会走呢?“小叔,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!”楼妙妙伸出手来,搂住了穆冥夜的脖子,靠在了他的胸口。穆冥夜的大掌轻轻的摸着楼妙妙的头,安慰道:“小叔这辈子最在乎的人,就是你了,当然心疼你了!”靠在穆冥夜胸口偷笑的楼妙妙哪里知道穆冥夜这话里的含义,心里一阵的舒心。终于,小叔不会离开公司了。驱车来到公司,楼妙妙看着从容下车的穆冥夜,嘿嘿一笑,“小叔,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公司啊?”“刚刚不是刚说好要去公司里的吗?怎么现在就不去了?”“可是……”楼妙妙对着手指,“我在公司里又不知道该干什么,多无聊啊!”“迟早都是要进公司的,而且今年的公司年会你也得参加!”楼妙妙猛的抬头,双眼眨了眨,“小叔,你开玩笑的吧?”穆冥夜伸出手来拉过楼妙妙的手在自己的身边,“走吧,进去!”楼妙妙扯着穆冥夜的手臂,“可是小叔,你刚刚还没有说清楚年会的事情呢!”“不着急,反正现在也没有那么快开始年会!”“可是……”“总裁。”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秘书走上前,对着穆冥夜喊了一声。“什么事?”穆冥夜看着她,淡淡的问道。女秘书偷偷的看了穆冥夜一眼,脸颊微红,“今天下午还有会议,总裁说中午就回来,这会快下午了,所以我才担心的。”穆冥夜嗯的一声,并未正眼看她,而是拉着楼妙妙的手,直直的朝着电梯里走去。楼妙妙几乎是小跑着才追上了穆冥夜的步伐,“小叔,刚刚那个秘书是不是喜欢你啊?”“如果是呢?”“是的话也正常啊,小叔长得那么帅,她们喜欢也是正常的!”“你觉得我帅?”穆冥夜挑眉,问道。楼妙妙想了想,抓着穆冥夜的手臂,“当然帅了,小叔不仅长得帅还身材好!”如果可以在年轻点,那就好了。“嗯?”穆冥夜轻哼一声,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笑容。见状,楼妙妙的心里有些担心了起来,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?可这些年来,她一直都和小叔在一起,确实觉得他就像是个冻龄人,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。“小叔,电梯到了!”听到嘀的一声,楼妙妙感觉比放学的铃声都动听。“到了办公室里不能又打瞌睡,你可是公司的继承人,可要做好表率!”“我知道了小叔!”“乖乖听话,晚点我带你去你最喜欢的商场里吃火锅!”眼睛一亮,楼妙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。小叔说,带她去吃火锅?楼妙妙突然耶的一声,然后跳起来抱住了穆冥夜,“小叔,你对我最好了!”“好了,这里是公司,你应该注意点形象!”穆冥夜话落音,楼妙妙瘪瘪嘴,小声的回道:“那有什么关系,反正等我长大了,都要赖着小叔的!”唇角的笑意,慢慢的扩大。拉着楼妙妙进了办公室,穆冥夜这才将她安置在一旁,然后看着文件。楼妙妙撑着下巴看着在看文件的穆冥夜,那完美的几乎无可挑剔的侧颜,简直是令人尖叫。以前的时候,还真的不知道小叔长的那么帅啊!“总裁。”刚刚那个秘书扭着小蛮腰走了进来,拿着文件在了穆冥夜的面前。“这是和环球集团刚刚确认好的企划案,您过目下,如果可以的话,就可以签约了。”秘书微微的弯腰,那姣好的身材以及若隐若现露出的胸,看的人血脉喷张。“我知道了!”穆冥夜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,却没有抬起头来的意思。秘书稍稍的有些尴尬,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前,“那总裁看好了再找我,我就在外面!”“嗯。”话刚落音,楼妙妙见秘书离开,马上就来到了穆冥夜的面前,“小叔,小叔,刚刚那个秘书,长的还挺漂亮的!”穆冥夜头也不抬的回答道:“刚刚在下面的时候你说过!”“她长得那么漂亮,又天天和小叔在一起工作,小叔难道不喜欢她吗?”“没感觉!”穆冥夜说完,抬起头来,“怎么,妙妙不高兴了?”“哪有,我这不是关心小叔的幸福嘛,如果小叔喜欢的话,那我可以帮小叔好好的打听下她配不配的上小叔。”手中的钢笔一转,穆冥夜缓缓的抬起头来,回道:“妙妙刚刚不是还说,要嫁给我的吗?”“呵呵……”楼妙妙此刻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光,刚刚的时候,她是不是太傻了?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?可,小叔看起来好像当真了啊!“你该不会是,吃醋了吧?”穆冥夜眼眸微眯,对着楼妙妙问道。“哪有?”楼妙妙呵呵一笑,她吃醋,才有鬼!“喜欢我的女人很多,不过妙妙可以放心,小叔的心里,就只有你一个人!”“是……是吗?”楼妙妙看着穆冥夜的眼神,好像并不是开玩笑。顿时有些心虚了起来。难道小叔是真的喜欢上她了?不可能吧?“当然了,妙妙要是不相信的话,我们可以订婚!”“订婚?”楼妙妙眼睛瞪得老大,随即头摇的像是拨浪鼓,“小叔,我还没有满十八周岁呢,订婚的事情可以晚点再说!”“嗯,我也是这样想,你的学业为重。”心里暗自腹谤了几句,楼妙妙这才抬起头来,甜甜一笑,“小叔说的是,我还要好好的念书,给小叔分担痛苦。”穆冥夜看着她,若有所思。半响,才回道:“等你长大以后,就可以帮我分担痛苦了。”一年又一年的等着她长大,确实是够难熬的。“小叔你就放心吧,我一定会的!”楼妙妙保证的说着,却没有发现,穆冥夜眼神里,那一闪而逝的精光。“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去休息室里休息会,待会要去用午餐我再叫你!”“可以吗?”楼妙妙眼睛一亮,看着穆冥夜的眼神里,充满了欣喜。“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,就去休息室吧。”穆冥夜话落音,楼妙妙马上就跑了进去。似乎再慢一秒钟,穆冥夜就会收回刚刚的话似得。蹬开脚下的鞋子,楼妙妙躺在休息室的大床上,闭着眼睛却睡不着了。要是可以出去玩的话就好了。“好无聊啊!”楼妙妙喊了一声,半趴在床上。床上还残留着穆冥夜身上的气息,还有一股淡淡的尼古丁味道,很是好闻。“要是以后嫁给小叔的话,应该也不会太无趣吧?”怎么说,小叔也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啊,她要是嫁给小叔,也算是捡到宝了吧?“楼妙妙,别乱想!”楼妙妙拍着自己的脸颊,脑海里却不停地浮现着穆冥夜那宛如浮雕般,完美无瑕的身材。心跳,蓦地加速着!“楼妙妙,你简直是小/色/女,你怎么可以这样的瞎想自己的小叔呢!”晃了晃头,楼妙妙尽量的保持清醒,可小叔的身材,真的让人难以自拔啊!迷迷糊糊间,楼妙妙似乎感觉自己睡着了。可自己的面前,为什么好像站着小叔,而且还没有穿着衣服的那种?楼妙妙双眼发亮,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穆冥夜,挪不开眼。天啊!她是在做春/梦么?难道小叔真的是在房间里换衣服吗?而且,还该死的性感!“楼妙妙……”突然,一道怒意的声音响起,楼妙妙猛的惊醒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穆冥夜,顿时一惊,“小叔?”“你流鼻血了!”穆冥夜一脸淡定的看着楼妙妙,开了口。“流鼻血?”楼妙妙擦了擦自己的鼻尖,一行殷红的血迹,在了她那漂亮的裙子上。“呵呵,还真的是流鼻血了呢!”楼妙妙呵呵一笑,难道刚刚做的,真的是春/梦?可为什么,对象会是小叔呢?难道说,是自己的潜意识里在肖想小叔?“想什么呢?”穆冥夜看着傻笑着的楼妙妙,眼神微聚,“难道你做梦的时候梦到了我,所以才……”“才没有!”楼妙妙急急的说着,然后看着他,“我怎么可能梦到你,我才不会呢!”“既然没有,那你为什么不好意思?”抬起头来看着穆冥夜,楼妙妙脸颊烧红,“我哪里有不好意思了,小叔你想太多了,我只是在想我最近是不是吃的上火了。”她怎么可能会告诉小叔她刚刚的时候是在做梦,而且还做的……绝不!“那待会我们就不要去吃火锅了,我记得火锅好像是上火的吧?”“不要!”楼妙妙一把抓着穆冥夜的手,“小叔,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火锅了。”要是她的生命里没有火锅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?再说了,小叔不喜欢她吃这些东西,要不是因为她执意,经常自己偷偷的跑去吃,早就馋死了。现在小叔好不容易答应了,她说什么也要好好的宰小叔一顿。“我知道你喜欢吃火锅,每次你吃的身上都臭臭的回家。”“哪里有臭臭的,明明就是香香的好不好?”楼妙妙回答着,眼睛一转,半起身抱住了穆冥夜的脖子。“小叔,你刚刚明明答应我要去吃火锅的,你不可以敷衍我。”穆冥夜哪里禁得住楼妙妙的撒娇,从小到大,他一直都知道,但凡是楼妙妙想要的,或者是她想的,他都尽力的为她办到。不然那么多年,也不会她如此的放纵。唇角的弧度慢慢的扩大,穆冥夜却还是开口道:“那你待会陪我一起去开会?”“好吧!”为了那顿火锅,楼妙妙也是很拼的。“开会的时候,可不能打瞌睡的。”“我知道了小叔!”楼妙妙说完,眨巴着眼睛看着穆冥夜,看着他那玫瑰色的薄唇,顿时有种想要一尝究竟的想法。咬着粉嘟嘟的唇看了好一会,楼妙妙的脑子里,就像是抽了风似的,仰起头去,吻上穆冥夜那冰凉的薄唇。